位置: 主页 > U生活图 >具备不为世所乱、不为情所伤的能力,是庄子觉得身为人,一生最重 >
  • 具备不为世所乱、不为情所伤的能力,是庄子觉得身为人,一生最重

    2020-06-18
    〈人间世〉帮助我们及早看清,并筹谋对策

    生当乱世,如何处人处群?

    总想:让无理之人接受显而易见的道理,求不具同理心之人能具同理心,最后仍孤身跌落教人难以接受、难以置信的无理幽谷,隐约闻见遥远的朋伴朝谷底传声轻唤:无理,是这世界、有人的地方,再正常不过的事。

    要不,乾脆逃离这里。儒家的至圣与亚圣说,我们可以选择逃离,反正「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所以才说:「危邦不入,乱邦不居」。

    庄子也不要我们涉险,却不教我们逃离,反而鼓励我们热情拥抱,提议:「治国去之,乱国就之」,要庄子之徒当拯济天下的大医。但这艰难的医国行为,不是汲汲朝外奔走,而是将针砭是非的手指转向自身,从彻底疗癒自我开始。

    在密如针织、乱如狼藉的人情之网中,最重要的不是重视他人耳目地钻研如何不被讨厌,也不是研究如何使不讲理之人能察纳忠言的沟通技巧(也许世上并不存在着这样的必胜绝技),庄子仅举出寥寥数点,如:传话时略去一方过誉之言或盛怒下的责难之辞、勿逼迫对方太甚、心中不存非达成任务不可的执着、时刻戒慎恐惧等,但首要是始终将重点摆在心灵的斋戒,维护内心静定之方。

    无论多幺尽力改变外在世界,永远同步关照着、维护着内在心灵的太平,并留意督脉中正、周身放鬆地爱养这助我能在辽阔天地间达成各种任务、完遂各种心愿的身。游戏的难度一旦提高,怪兽的魔力一旦增加;迎战者的心灵强度、身体能力,也都非再提升不行。

    就此全力朝心愈静定、身愈轻灵的鹄的走去,而非以有用于世、为世所用为目标。要怎幺收穫,便那幺栽。倘目光依旧朝外,为成材成器而学、为能为世用而活,器用或成、或未成,功名已就、或无所成就,但在争相竞走的忙乱中,心身不免已然两伤。

    人间世中,因为庄子,我一直听到有一个声音,唤我回头。
    回头,将习惯照看外在世界的探照灯,返回投照自身。

    于是,照见的不是人间世的骤雨疾风,而是在雨里风中欣喜于嚼出前所未尝的生命况味。逆境中不会耽溺于沮丧,而能日渐欣然于际遇难得。照见的不是人间世的挫败、蒙冤或受辱,而是在挫败中发现自我从中才可能得缘成长,在蒙冤受辱中发现自我还可以更加推扩的同理心。功成不会亦不敢自满,明白该感谢众多人士的成全。

    照见的不是世俗认定的祸福,而是能从足够的高度儘早了然福中之祸(如那自然、理应被讨厌的卓尔不群)与祸中之福(灾厄有时是人生加映的免费电影、是上苍赐予的中场休息,生命因此有机会停下来调整自己、重新出发)。

    听庄子说一过,想法可以改变很多,昨日视为长处的,往后能并见其短;之前看作缺点的,从此能会心其长。用心感受世界的能力,将因此而大不同。

    寄身茫茫人海,有时候真的需要独处,才能记得一些事——我是一个人来到人间世的,来日也将一个人走。你想要过怎样的一辈子?答案可能有千万种。可若问想要以什幺样的心身情况去度过一生,答案可能就单纯一致了:都想心身安适。心情轻鬆,身体也别沉重;心莫纠结,身体也能轻鬆灵活——在人人不同的心身情况下,我们努力着不同强度却并无不同的尽力。此间,託盛情难却、薄情难奈、口舌是非、外物搅扰之福,蒙际会种种无可奈何之福,《庄》学所致力的心灵,就在其间琢磨着、淬鍊着,逐日内蕴充实晖光。

    跟庄子走一回,日常生活中无论自处处世、道理谈情、调养心身,都可以美善这幺多、逍遥喜乐这幺多。

    原来,比温室般气候恆定的舒适圈更值得珍视的,是身在旷野中才能享有的风雨逆袭。人之所以为人的核心价值,一旦从外逐利名权位情爱,内返为安定、强化身心,那幺所有供心灵习鍊强度、定力(够强才能耐强),雁过寒潭潭不留影的心境转换速度,还有原本容易付之一怒的日渐都能付之一笑或换作悲悯同情的包容力……,所有供心灵习鍊如何过关斩将,终至游刃有余、刀刃了无损伤的神圣殿堂,所不可或缺、必需遇见的逆袭——任他妖魔鬼怪也可爱、无理薄情也属该,都成了另类值得感谢的心灵之粮。

    原来,努力攀爬上进的人生未胜利者,在迎来绩优功成前,并不知道一旦成为容易招来乱棒痛打的出头鸟,那满地落羽的处境,其实不比原先跌落黯黑幽谷、容易赢得众人同情的弱者来得好过。感谢这世界的不圆满,让心灵有机会历经琢磨而更臻圆满。

    〈德充符〉提供的情伤疫苗与用情典範

    无论生当治世、乱世,凡人都想与人相依。但,与谁相依?

    没有第三者的情况下,又一对分手了。

    因为对「诚实」的定义不同。因为对「负责」的想法有别。

    因为认为两人世界中该保有的「自由」领地,大小不一。

    这头只要求纯粹「专一」,那头却觉被全面「掌控」。

    即使在一对一、一个人全心对待一个人的情感中,要让对方觉得:「对,你就是茫茫人海中我要遇见的那个人!」并不容易,于是教人不能不佩服起庄子笔下典範人物的神人级魅力来──当《庄》学义界下的「德」充满于内,便有上司、朋友、情人不自觉地喜欢、亲近,不绝符应于外。那幺在情海中载浮载沉、难以自主的癡男怨女,莫非就是缺了那幺块神人之「德」,才教对方不理不睬或仍捨得离开?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心身谁从不痛?生活哪能无伤?

    于是想走到一个人身边,只待在他或她的身旁,心中那原本忿忿难平的,不知为何便觉好像也没什幺好在意的了。因为他像一汪大洋,一汪总是平和安定无风无浪,又能包容浮藻鱼虾各种生物、潮涨潮落各种状况的大洋。海何其大,却不张狂、不骄矜,或投照暖暖冬阳,或潋滟皎洁月光,不捨昼夜地静定那所有面对大洋的伤。

    终于,因混乱而疲累、因累极而更加茫然的心,必需面对的不再是幽黯、纷乱与疲累。或许是听见阳光般的话语,或只需把自己湿透的心安静地摊开晾在暖阳下,只觉一晌片刻,泪就乾了。心中那因悲伤烦恼而残破的孔洞,不知何时已然癒合。平和如镜的大洋,让人得以照见所有伤痛烦乱的病根。病根未必是之前怨怼、怪罪的遭逢——遇人不淑、遇事无理,而是自身——是本可以作主选择本末轻重的自身,是选择了看重外物、重视云烟过往,而始终怠慢一己心情体况的自身!

    坐对平静的大洋,或置身永恆生命的光谱,不再觉得之前错过的、失去的,是非要不可的东西,自高空俯看,那在汪洋中如鱼鳞斑点的一波一浪,这在无限绵长旅程中的一宿一站,昨日看似巨大之伤原来微不足道,不值得伤心,也无需计较。

    没有船,想停靠在狭窄难行、连转个身都困难或随时可能抓狂、咆哮的海湾。所以必要条件不是高大的身型、宽阔的肩膀,偕行幸福的重要条件绝非世俗目光中的高富帅、白富美,而是大洋一样辽阔的胸襟器度。

    环肥燕瘦、潘安宋玉江山代有,唯有大洋般静定的灵魂,无可取代。

    想像你跟这样任你天空地阔的人相处。

    给你安定、给你自由,可以徜徉、都能包容,值得信任、且予你既深且厚的爱。无需约定,因为不会背叛。不会计较谁对谁好、谁爱谁多,因为不把情爱当成合适秤斤论两的交易。

    然后,问自己愿不愿意,也成为这样的人。

    因为庄子说这样的精神内涵,是人人可致的。

    凡人都以为才女要的是才子,其实不然。过人之处不必事业,而是心灵的宽广与大器,生活的能力与能量。

    凡人都以为才子要的是才女,其实也不然。过人之处不必才情,而是温婉性情与和悦容颜,细心照料并无悔相随。

    与其望向茫茫人海寻寻觅觅那个所谓对的人,不如回过头来陶养自己成为理想中那个对的胸襟与气度、身形与灵魂。

    情伤,如果可以算作爱情癥候群中的一种常见癥状,无论中外、不分古今,它绝对是比感冒更易犯的流行病。

    想想,爱情的困境正在于,太爱或不爱,一样要人命。

    庄子在二千三百多年前便为癡男怨女研发一剂原厂处方:不管交往感情对象、无论爱情友情亲情,皆确保功用疗效的情伤疫苗。等待百千年后的读者,经由阅读,将疫苗注入自体之中。并为万物之灵的用情,划下停损的底线:不允许太爱或不爱的情感与情绪,啃噬一己之心、残害一己之身。

    儒家追求在德行、功业、言论三方面,树立标竿典範。身处儒门中的庄子,在为情伤研发疫苗的同时,不仅划下无伤心身的停损点、底线,更树立深情而不滞于情的用情典範。

    面对世事人情,心身需具备不为世所乱、不为情所伤的能力。而成为这样的人,是庄子觉得身为人,一生最重要的事。

    当目光内返,关注心身,经炎凉世态洗鍊、历生活职场琢磨而日益强化、不再容易不宁的心神,并非是无关技职专业、离弃天伦情爱的。相反的,看似无用的鍊心之学,其实是成就一切专业、处人处世的必修学门,学业专业、情爱天伦,都将随愈趋静定的心与更加轻鬆的身,日益成熟、更趋圆满,终能臻至达人、无碍之境。

    书籍介绍

    《人情:正是时候读庄子(二)》,天下杂誌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 蔡璧名

    日久未必见真情,倒一定会见人心。
    洞明世事、练达人情,从来不简单。
    古代的一阵清风,吹散现代人心头的雾霾。
    ——正是时候读庄子!

    工作、生活、爱情、人际关係,在生命裏种种不得已的境遇中,让中国经典《庄子》带你打开处人处群与用情的明灯;
    如何与人互动,能不伤人也不伤己;如何付出感情,能不伤心也不伤身;让你懂人情、识百态、知人心。

    具备不为世所乱、不为情所伤的能力,是庄子觉得身为人,一生最重


    上一篇: 下一篇: